淺論母地文化對張謇人生的影響——兼談企業家應善于利用母地資源
2019-7-2作者:ytj 點擊:45

俞茂林  李元沖

在中國走向現代化的艱難歷程中,張謇是一位極其重要的早期開拓者,也是集多方面成就于一身的杰出人物,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對他都有很高的評價。史學家章開沅曾這樣評說:“在中國近代史上,我們很難發現另外一個人在另外一個縣,辦成這么多的事業,產生這么深遠的影響。甚至在他離開人世60多年后,這個地區仍然到處可以感覺到他的存在。張謇的名字已經與歷史名城南通聯成一體,并將以其開拓近代化道路的光輝業績而永遠為后世所緬懷銘記。”張謇在創建中國近代化民族工業的艱難歷程中顯現的膽識和人格力量是絕無僅有的。他以他獨特的目光,全方位地經營南通,使南通成為中國近代第一城。張謇從1895年開始創辦實業和教育,一生創辦了數十個企業,數百所學校,為我國近代民族工業的興起,為教育事業的發展,作出了前所未有的貢獻。

張謇,字季直,號嗇庵。清咸豐三年五月二十五日(185371日),出生在江蘇海門常樂鎮一個農民兼小商人的家庭。當這個小生命降臨的時候,誰也沒有想到這個窮鄉僻壤的農家子弟將來會成為狀元,會成為中國近代化的開拓者。張謇的人生是成功的,張謇對中國近代社會的貢獻也是卓著的。但為什么海門這樣一個漲坍不定、交通閉塞、經濟落后、歷史積淀又不長的地區會出現這樣一位杰出人物?目前尚未有研究者研究張謇的成功與母地文化影響的關系,本文試圖以此為切入點,為這方面的研究開個頭。

一、移民文化對張謇的影響

任何一個地域,隨著時間的延伸和空間的拓展,都會積淀著具有地域人文特色的歷史文化。張謇的家鄉在海門,海門原名東布洲,是長江口的一塊沙洲,只是唐代以后才漸漸和大陸相聯,后周時期才建縣。但在清前期海門又幾乎全部坍入大海,清中期海門又漸漸漲積起來。這里本無原始住民,來這里的人都是移民,他們有的來自浙江湖州、有的來自陜西大荔,大多來自江蘇蘇州、常熟、溧陽以及崇明等地。據張謇的家譜記載,張謇的祖上也是常熟人,是元朝時從常熟的土竹山移民過來的。研究者認為移民社會是最發達的地區之一,當今美國是這樣,上海地區也是這樣……。移民文化是一種融匯多種先進元素的多元文化,張謇生長在這樣一個移民社會的多元文化中,因此決定了張謇文化性格的多元性,即除了具有傳統的中華文化性格特征外,很大程度上具有海門鄉土文化的特征。

(一)包容會通,海納百川。在我國很少有像海門這樣的地域,滄海變桑田,桑田又變滄海,滄海再變桑田。因此這里的移民來了又走,走了又來,頻繁的移動使海門這塊移民文化的土地上,既有吳越文化,又有中原文化,還有江淮文化、齊魯文化、蒙古文化等等,它們互相交融,形成了海門人相互“包容會通”“海納百川”的情懷。海門人都“崇文厚德”,重視文化教育,歷史上也出現過一些文化名人、仁人志士。俗話說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海門特有的鄉土文化哺育了張謇特有的旨趣。

(二)堅韌不拔,強毅力行。移民社會是一個競爭十分激烈的社會,要想在這個社會中站穩腳跟,甚至出人頭地,就得學習,接受教育。張謇的父親張彭年對其子有很嚴的要求,對張謇影響極大。張彭年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在自己已無法實現的情況下,把希望寄托在張謇身上,于是他創造一切條件讓張謇讀書,特別是當他發現張謇的讀書天賦后,更是增加了信心,不惜一切代價讓兒子多次上京趕考。張謇也最終經過努力達到了讀書人的最高境界。但張謇并沒有把它看作是最高境界,而是向另一個自己要達到的最高境界——實業救國、教育救國的理想攀登。在前進的道路上,盡管遇到挫折,但是他始終沒有退卻。

(三)團結拼搏,求實開拓。海門這塊沙洲,是移民們逐漸圍墾起來的,試想如果沒有移民們的團結拼搏,靠個人能圍得起來嗎?所以移民社會要求各個成員必須團結一致,踏踏實實,才能開拓出美好的前景。張謇從小就養成了這樣的性格。不管是辦廠也好,辦學也好,張謇依靠的不光是自己的力量,更是依靠眾人的力量。股份制,是這種聚集眾人力量的最好體現。尤其是張謇創辦墾牧公司時,他動員了二十萬海門移民背井離鄉,在荒灘上開辟出了一塊又一塊新天地,這是海門人精神的最好體現。

二、傳統教育對張謇的影響

張謇自1853年在海門出生,到1874年只身前往南京擔任孫云錦幕僚前,張謇人生最初的21年,包括他的幼年、少年和青春萌動的一段時光,主要是在海門度過的。這一時間張謇所受的家庭傳統教育使張謇終生受益。

(一)忍辱負重,堅毅頑強。張謇的祖父張朝彥曾因受人教唆把家產輸光,后來成了吳圣揆家倒插門的女婿。在過去,倒插門的女婿一般在家里沒有地位,有的甚至沒有自己的姓,張謇的祖父雖然沒有改姓,但后代必須有人“兼祧吳氏”(繼承吳氏的香火),但張朝彥之子(張彭年等)也沒有姓吳,為此吳氏很不高興。張彭年成年后,為了振興張氏門庭曾一度離開吳氏,但由于其哥張朝余發生命案,剛剛振興的家業又賠得傾家蕩產,只得又第二次投靠剛從金沙搬到常樂經營瓷貨的外公吳圣揆,并且答應生子姓吳。所以張謇小時不姓張而是隨曾外公的姓氏,起名吳起元。吳起元15歲時因要趕考功名又冒籍改名張育才,直到24歲時才有了屬于自己的姓名“張謇”,字“季直”。雖然這個家庭對張謇也很疼愛,但是從心情上而言,是有壓抑感的。這使張謇養成了堅韌頑強的性格,認識到必須依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改變命運。

(二)家庭和睦,友愛溫馨。吳圣揆對外孫張彭年的到來當然是十分歡迎的,不僅歡迎,而且漸漸把瓷貨經營的大權交給了張彭年,一家人生活得其樂融融。吳氏對曾孫(確切地說應是曾外孫)們特別歡喜,尤其象張謇這樣讀書認真、成績優秀、充滿靈氣的孩子,吳氏更是“愛先嚴甚,歸必多與衣實物”,每次放學回家或外出歸來吳氏總要問寒問暖。而張謇對曾祖父母也十分孝順,他在西亭宋璞齋先生處讀書的時候,經常步行70里來常樂看望曾祖母。張謇的父母在張謇的身上更是寄托著振興家業的全部希望。他們對張謇要求很嚴,但嚴中又透著溫馨,有上進后又提醒勿驕。

張謇終身難忘的是當他以“我踏金鰲海上來”的下聯,巧對老師“人騎白馬門前過”的上聯時,父母以無比興奮的心情告誡他的一番話:“兒誠可喜,但勿過譽之,成敗未定也。”所以張謇是生活在充滿愛的家庭里,盡管其物質生活一度是清貧的,精神生活卻是健康、豐富的,因此他又是幸運的。在這個充滿友愛的大家庭里,他時時處處感受到人間的溫暖,促使他健康成長,并且樹立遠大志向,確立正確的人生觀。

(三)熱愛勞動,動手動腦。父母是人生的第一個老師,家庭教育對人的一生至關重要。

張謇小的時候,家庭并不富裕。粗略識字的父親張彭年在張謇四歲時就教張謇識《千字文》,五歲送入私塾讀書,張謇在讀書之余,還要下地勞動,“從小就學習做事,除為塾師灑掃侍應并隨雇工從事田間勞動外,還要在家中修建房屋時幫忙打雜,父親教他如何‘注意需磚之度’,根據其長短厚薄‘檢以畀工’。甚至還帶他觀察其他人家建房,學習如何計劃土木建筑。動腦與動手相結合,學習與勞動相結合,這是張謇所受家庭教育的特點”。因為在張彭年看來“進而科舉出仕,退可終老莊園”。這些教育對張謇此后的人生道路產生了重大影響。

(四)誠實守信,處事嚴謹。張謇出生在一個農民兼小市民的家庭,處在社會的底層。張氏家族也曾經興旺過,但后來“破落”了,到張謇祖父時窮得靠“搖糖鼓”收舊為生,后入贅吳氏為婿,到其父親時家業又漸漸興旺起來。張謇出生時家境較為富裕,但后來又窮困了。這樣一個幾起幾落的家庭,雖然經濟收入在變化,但人格沒有變。據說張謇的父親張彭年曾拾到過巨款,雖然他當時家境困難,但他不動心,他理解失落巨款者的心情,在原地等了幾個小時,直到把失主找到為止。因此誠實守信成為張謇一生創業思想的靈魂。

張彭年為人處事都非常嚴謹,“每作一事必具首尾,每論一事,必詳其表里。雖倉卒小禮,鹽米計簿,字必完正,語必謹備,亦往往以此教子而觀人”。他種田也極為講究,“麥豆之行,必使縱橫相直,田四周薙草必潔,種樹木亦然。傭不如法,必移正之,不厭其數”。這些美德對張謇熏陶很深。

三、鄉土教育對張謇的影響

張謇自四歲上私塾讀書,一直到20歲,所受的教育都是鄉土教育,除了受《四書》《五經》等封建主義教育外,還學到了許多師德、師風和做人的道理。

(一)紀律嚴明,做事認真。過去的教育都是私塾教育,在“嚴師出高徒”的舊式教育下,師生關系極度緊張,但張謇對舊式教育還是比較適應的。因為他知道父母對他寄托的希望,所以對“死記硬背”的教育方法,沒有畏懼,而是嚴格按老師的要求去做,從不馬虎。“到10歲時就已經讀完了《三字經》《百家姓》……《孟子》《詩經》等書”“到13歲那年居然能夠‘制藝成篇’了”。

(二)頑強抗爭,逆境重生。張謇從小表現出有讀書天賦,并且能“過目不忘”,這是令父母十分高興的。但在14歲以前張謇所受的教育,基本上都是屬于文化教育。張謇思想的真正形成,應該在15歲以后。首先遇到的就是“冷籍”之苦,因為張謇的文化知識已經學到一定程度了,需要得到社會的認同,必須去參加“院試”“鄉試”“會試”之類。但當時的社會制度因為張家是“冷籍”,竟給他嘗試的機會都沒有,張謇當然不服,并且感覺低人一等,特別是在“冒籍”后受到的敲詐,更使他產生“變革”“創新”“創業”一類的思想。

(三)積淀人脈資源,豐富人生閱歷。進入學校后,接觸的主要對象:一是教師,二是學生。在“師道尊嚴”的舊式教育制度下,要使師生關系成為朋友關系,是不可能的。張謇卻不然,他不僅和老師交了朋友,而且和多位老師成了知心朋友。如趙菊泉、李小湖、孫云錦等。特別是海門訓導趙菊泉,在張謇家最困難的時候收張謇為學生,學習三年,學費分文未收。通州知府孫云錦,本來是處理張謇“冒籍”案的,但后來卻喜歡上了這個貧困學生,為張謇“歸籍”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四、社會環境對張謇的影響

(一)時不可失,機不再來。張謇小時生活和成長的地方——常樂鎮,是一個農村小集鎮,蜿蜒曲折的青龍河把集鎮一分為二,架在河上的石橋及其兩側正是集市的中心,每天在這里趕早集的人們的叫賣聲、吆喝聲、嘻笑聲、咒罵聲……構成了小鎮的交響曲。張謇經常穿梭于這些人群中,他從小就體會到了這些人的酸甜苦辣。當三個多小時的早集散去以后,這里幾乎寂靜無聲。每當開瓷貨店的父親清點早集后的錢款時,張謇知道這三個小時的重要性,知道抓住時機意味著什么。

(二)善于學習,虛心待人。孩童時代的學習除了家庭學習、學校學習之外,就是向周圍的左鄰右舍學習,張謇也同樣表現得十分善于學習。據《良農海門劉叟墓碣》記載,張謇的鄰居劉旦旦是一個種田能手,家里種植的各種瓜果蔬菜長得特別好,張謇小時候經常到劉旦旦的果園里去玩,并學習劉旦旦種樹和嫁接果樹等的方法,回到自己家里也進行種植,有時還請劉旦旦來指導種植果樹的方法,劉旦旦也很樂意,一個虛心學習、一個熱心傳授,這種無形中的鄰里教育養成了張謇良好的人格。

人人都有母地。有母地就有母地資源,因此人人也都擁有母地資源。企業家如果能夠善于利用母地資源,不僅自己的事業吸取了乳汁,同時也回報了母地人民,造福了天下的百姓。因為從某種意義上說,母地的資源最便宜,因為母地的資源是企業家最熟悉的,也是最了解的資源,它可以節省企業家大量的時間成本、培訓成本。張謇顯然是這方面的贏家。

張謇的事業主要是在母地的南通和海門,他在海門辦的企事業多達20多家,學校近10所(不計墾牧公司數)。可以說海門是張謇人生的出發地,也是他事業的根據地和加油站。

一、善于利用母地的江海資源

海門濱江臨海,具有豐富的江海資源。1900年,張謇的事業剛有起步時,為了節約成本,張謇決定改租船為買船自航的辦法,開設大生輪船公司。他首先想到的是離家不足十公里的長江,輪船開航于“通州、常熟、海門、上海”間,1902年“五月行駛,旋改專駛海、滬”。在海門的停靠站有“青龍、靈甸、太平、新港、茅家、滸通、宋季7港”。青龍港曾是蘇北地區最大的港口之一,良好的經營使張謇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1902年,為了加速原棉、成品和物資的流通,張謇又想到了海門兩個水系(長江上水水系與長江下水水系)的最近相會處的四楊壩,利用那里水位落差大,船舶可在此過駁、物資可在此集散的有利地形,在那里開設了大中通運公行,公司經營“年年有盈余”。

另外張謇還在青龍河入江口處興建了會云閘,黃海入海口的東灶港河上興建了東漸閘,疏通了青龍河……

二、善于利用母地的土地資源

對海門的一草一木張謇十分了解。海門濱江臨海,張謇很早就知道在江、海邊有大片荒灘。1900年大生紗廠投產后,張謇開始考慮下一步計劃,即解決紗廠的原料棉問題。他把目光一下子投到了位于通州和海門交界處的荒灘上。一個偉大的鹽墾工程就是從對母地的了解和善于利用而開始了。張謇圍墾的第一個墾牧公司——通海墾牧公司,圍墾耕地達105373畝,年產棉達15000擔左右,年純利達10萬規元左右。這些豐厚的回報是在張謇意料之中的。隨著通海墾牧公司的開發,掀起了一個蘇北沿海的墾牧高潮,從通海墾牧公司向北一直到連云港的700多里的沿海蕩地上,由于受到張謇的影響,先后辦起40多家墾牧公司,圍墾了數百萬畝土地。

三、善于利用母地的人力資源

1901年通海墾牧公司初步建成以后,張謇籌劃墾區的種植問題。這些海邊的土地,原來是一片鹽堿地,當地人原先大多是鹽民,他們沒有種植習慣,加之一些當地人對墾牧的抵觸情緒,所以開始沒有人愿意種植墾地。這時張謇又想到了母地的人力資源,他深刻地了解到海門人對土地的熱愛,海門人精明的耕作技術,海門人的吃苦耐勞精神,由于海門人生活的沙洲漲坍無定,因此習于遷移。更為重要的是海門人長于種植棉花。這些正是張謇開辦通海墾牧公司所需要的,這樣大生企業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原料來源。于是一個母地移民的號角吹響了,短短數年間20萬海門移民奔赴蘇北各墾區,足跡遍及數十個縣、市。至今他們仍是滿口的海門鄉音,過著海門人的生活習俗,祭奠著海門人的祖先。這是一次空前的大移民。

四、善于利用母地的物產資源

張謇知道,母地盛產一種很有糯性的高梁,這是釀酒的最佳原料。所以當1905年通海墾牧公司遭遇大風潮,墾牧公司所辦的“頤生釀造廠”的廠房被沖毀時,張謇毅然決定把廠搬往自己的家鄉常樂鎮。第二年該廠生產的“頤生酒”獲意大利萬國博覽會金獎。成為中國歷史上第一塊世博會酒類金獎,使鄉野小廠釀出了世界名酒。

隨著大生紗廠的盈利,張謇對大生集團今后的發展充滿信心,于是張謇制訂了龐大的發展計劃:“除一、二廠外,設三廠于海門、四廠于四楊壩……八廠于城南江家橋”。張謇所規劃的八個廠,實際上二廠就在海門的隔壁(當時屬崇明外沙,今屬啟東市),等于半個廠在海門,而三廠和四廠都在海門,為什么要在海門辦這么多紡織企業?張謇看中的是家鄉的棉花資源。海門就近取材的棉花資源,不僅可以為工廠節省大量成本,而且也為家鄉人民增加收入作出了一分貢獻。后四廠因故未建,三廠于1914年籌建,1921年建成,為大生企業的發展積累了豐厚的資金,至今三廠還在為國家作著貢獻。

五、善于創造母地的再生資源

母地資源不僅可以利用,還可以進行創造、擴大,并使其再生。這方面張謇也是一個成功者。

1921年,為了開通海門的陸路交通,張謇規劃修筑了南干線,打通了南通至常樂鎮的公路,并在常樂建造了海門第一個汽車站。1925年又把至常樂鎮的公路延伸至東興鎮(今啟東境內)。這一時期在海門修筑的其他公路還有:青四公路(青龍港至四楊壩)、新麒公路(大新鎮至麒麟鎮)、東海公路(東興鎮至海復鎮)等14條,計204公里。一個縣有這么多公路里程,這在當時是絕無僅有的。

張謇是實業救國論者,同時又是教育救國論者,他認為“教育為實業之父”。因此在海門辦實業的同時,他也同樣為母地創辦了諸多教育事業。其中有創辦于1904年的常樂鎮國民初級小學、創辦于1905年的張氏私立初等小學、創辦于1906年的張徐私立常樂第三初等小學、創辦于1913年的張徐私立女子小學以及1926年張謇臨終前托辦的扶海小學等。

另外張謇還在海門修筑了蘇北第一條鐵路——青三鐵路(青龍港至大生三廠),辦了淮海實業銀行海門分行,通崇海花布總會海門分會、大達躉步公司、大儲四棧和老老院等。

總之,張謇對家鄉資源的善于利用是全方位的、創造性的。

作為一個成功的企業家應是諸多資源的善于利用者。要善于利用資源,首先要了解資源、熟悉資源。而母地資源就是每一個企業家最熟悉和最了解的資源。母地,也并非局限于一個小地方;母地資源,也并非局限于一個小地方的資源。應該說凡是最熟悉最了解的地方就是母地,自己最熟悉和最了解的資源就是母地資源。它大至全國,小至自己的故鄉。

一、家鄉的乳汁最香甜。“家鄉的乳汁最香甜”,這是一位哲人講的話。作為一位企業家,不管自己走到那里,不管自己的事業發展到那里,母地人民始終是自己的堅強后盾,母地資源永遠是自己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源泉。母地熟悉的資源才會使自己的成本降到最低。舍近求遠將會得不償失。張謇的實踐證明了這一點,無數人的實踐也證明了這一點。

二、將個人利益、同國家和民族的利益緊密結合。張謇之所以受到后人的崇敬,最根本的原因在于他高尚的人格。他辦實業、辦教育、利用母地資源絕非為個人謀取一己私利,而是為了國家和民族的富強,從而將個人價值的實現與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密結合起來,正因為如此,個人的發展才會有廣闊的舞臺。

三、將外來文化與鄉土文化有機結合。我們承認張謇受鄉土文化的影響,但不排斥外來文化對張謇人生的熏陶。張謇主張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和文化技術,但張謇又主張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要結合實際加以吸收、改造和利用。他說“顧學而必須期以用,用必適于地”,也就是說不能光把別人的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就完事了,而是要結合本地的實際,這樣吸收外來文化才是有意義的。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54684號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
北京pk计划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