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海墾牧公司遺跡——擋浪墻和捍海大堤
2019-6-29作者:sll 點擊:49
     去年盛夏,啟東市東南中學張謇研究小組的張介龍、張慎一、朱今更、張永先一行四人,先后兩次來到張謇當年創辦的通海墾牧公司舊址——啟東呂四原秦潭鎮東端海邊進行現場勘查,通過走訪當地居民等方式,對該公司現存的擋浪墻和捍海大堤等遺跡有了直觀的了解。

通海墾牧公司本是張謇于1898年建成大生紗廠后,為了解決紗廠的主要原料——棉花的來源問題而創辦的新型農業公司。

通海墾牧公司于1901年正式成立。因公司用地為濱海荒灘,常受狂風巨潮侵襲,特別是19058月遭遇特大風暴潮,剛剛建成的堤壩均被沖毀,牧場羊群幾乎全被沖散,幾年的努力前功盡棄。

但受此重大挫折后張謇毫不氣餒,下定決心加大對“基礎設施”的投入。

1906年張謇聘請了荷蘭水利專家奈克、特萊克父子,不惜成本赴上海采購優質水泥、鋼材,建成了一個個堅固的直立式鋼筋水泥樁柱,內加水泥板后即成一條威力巨大的降服海潮的擋浪墻。后又雇工將原來修筑的捍海大堤進一步培修牢固,加長加寬,并加建石駁,從而有效地捍御了海潮的侵襲,使已經開墾的良田不至重新坍入海中,有力地保障了墾牧事業的不斷發展。

擋浪墻是張謇通海墾牧的重大項目,水利工程顯赫,在南通地區,甚至省內外、國內外均有一定的知名度。外地學者、名人及游客常來此地采風、考察。前年擋浪墻經申報被列為南通市級文保單位。但至今也有不少人對擋浪墻知之甚少,至于捍海大堤,了解的人就更少了。

如今來到海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花崗巖雕成的狀元塑像及介紹擋浪墻的豎碑。

跳下高岸,走上海灘,高大的擋浪墻便呈現在眼前。前幾年這里造了大唐電廠,以后外面又套圩,新建了化工園區,原來的灘涂有的被開辟成了蝦塘。

現在靠近高岸的低濕海灘上稀稀落落地長著些暗紅色的蒿枝、綠色的蘆葦和一些咸水江蘆,看上去有些荒涼。

抬頭遠望,北邊是大片的工廠區,廠房林立,機聲隆隆;南邊則是大片綠油油的農田,生機勃勃,豐收在望。

擋浪墻原全長760米,現存的部分南段、北段共500多米,百年來被海浪沖毀了200多米。墻在秦潭鎮(村)東端,布局從東南岸頭向北再向西再向西北延伸,呈J鉤型。雖經損毀,但現在看來依然氣勢磅礴,十分壯觀,猶如雄偉的長城逶迤而去(如圖)。南段、北段的擋浪墻墻體分為兩種結構:  

南段全長300多米,墻體為插板式組裝(墻體中間插入槽板),墻墩兩側有凹槽。其承受力較差,損壞者較多;北段全長200多米,墻體為整體澆鑄結構,北邊墻體上有一批△形鋼筋混凝土結構板作支撐,上下左右都是聯成一體的。墩子間的間隔距離為118公分,墻板厚度為18公分。根據潮水的大小,墩距和墻板也有所調節。往西的墩距加大為180公分。再往西,墩距也有大小不等的安排。根據實際測得,該△支撐板寬約38公分,長約64公分,近岸腳處高于地面1.3米。

北段墻體較牢固,承受海潮能力較強。但由于常年被海潮沖刷,也出現了34個轄口。北段的北邊,由于處在風口浪尖上,被沖毀了100多米,殘體較多,現場依稀可見。由于受東北海浪的沖擊及東南臺風的襲擊,南段墻體損壞尤多,墻體上離落的大小殘體,一路均有發現,越到東南岸邊的蘆葦叢中,這樣的殘件越多越大。

墻體破損的殘件到哪里去了?我們分析,大致有三個方向:一是殘體離落后被瀉入的海潮沖走;二是一些殘體就近埋入沙地,有些冒出地面,有些沉得深一些,被沙土掩沒;三是有些殘體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前后被附近的農戶拖回去作水橋板。

自擋浪墻乘車南行,來到原四堤公司地段的蒿枝港橋外口,過宏運橋,可見兩道10多米的向上通道,由此向上,到達頂部,腳下便是寬闊的捍海大堤了。

當時14堤在19031904年套圩筑堤已完成,57堤到1910年后才全部完成。

大堤的岸腳也有石駁的,且較長,比較穩固,也有些石駁如蒿枝港口以南100多米地段,至今還保存得較為完好。

大堤從蒿枝港港口往南直到川流港,總長40多里路。大堤的高度為海平面向上10多米,面寬6米多,底寬15米多。堤上終年生長著各種雜樹和江蘆,蔥蘢茂盛。

直到上世紀70年代末期,因當地修筑晴雨公路占用了一些大堤岸基;到2013年左右因修筑鄉間公路,2014年因修筑高等級公路,又各占用了一些大堤岸基;再加上川流港及近海鎮東灘圩沙堆積不斷向東延伸,大致有45里路,直到塘蘆港,其捍海工程才逐步削弱了。

至今,能見其原貌的大堤是蒿枝港港口向南200多米,其余的岸基原貌已經基本上看不見了。

                        作者系啟東市東南中學張謇研究小組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54684號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
北京pk计划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