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謇與無錫趙菊泉
2012-3-27作者:jry 點擊:2462
 

張謇在其日記及文集中,經常提到一位“老師”,尊稱“菊師”,并說:“我的學問智識得益于趙老師”。   

  這位“老師”就是無錫的趙菊泉先生,名彭淵,生于嘉慶11年(1806)卒于光緒8年(1882)。24歲中舉,家居無錫大成巷,設“教仁堂”學塾, 居鄉教授,后任無錫訓導(地方學官),歷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四朝,同治七年(1868)趙菊泉奉命從無錫調任海門訓導,光緒四年春辭官返鄉,在無錫“恒善 堂”任理事,從事慈善事業。   

  趙菊泉先生知識淵博,待人和氣,樂善好施,深得口碑。在海門任上,1871年張彭年帶著他19歲的兒子張謇慕名前去,懇求拜趙為師。   

  趙見張謇雖穿著破舊,但談吐不俗,不卑不亢,敏捷聰慧,便當即收下這個“窮學生”。菊師念其家貧好學,不但不收取任何費用,還供給其三年膳食。“歲終, 先君送學膳費于趙先生,先生恤余貧,不受。”(張謇日記)1878年春,趙菊泉72歲告老還鄉,時年26歲的張謇特作《奉送趙訓導師歸無錫序》(《張謇全集》),對菊師極高評價,末尾詩曰:“艾草兮列校庠,青子衿兮懷永傷。儒得民兮有道,被服義兮先生。師來兮造士,師去兮民望……師乎師乎壽未央!”足見 張謇的戀師之情和菊師的位重受敬。   

  使人更為動情的是張謇親自護送趙師到無錫,并留在無錫繼續跟隨求學一年。張謇在無錫日子雖短,但長進不少,收獲頗大。張謇在離師前,感慨萬千,曾為趙家書寫對聯多幅。書齋門上的對聯為:“開徑望三益,高談玩四時”。大廳屏門上的對聯為:“幾百年人家無非積善,第一等好事還是讀書”。   

  東廂房門上的對聯為:“汲古得修綆,蕩胸生層云”。為大廳天井的方磚門樓上寫上“入孝出弟”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為趙家留下了“座右銘”“傳家寶”,趙 家也引以為“祖訓”世代相傳。   

  光緒八年(1882)名師趙菊泉卒。其后張謇謁師墓時,發現被埋葬于無錫惠山東北第二峰下山麓嚴家棚的山坡茅草蒿蓬之中,于心不忍,愧對之意油然而生。決意共商在海門訓導署舍之后的曠土高地上建一“趙亭”,讓老師爽塏可居,以弘揚其師德功績,為人師表,教育后人。  

  清光緒二十七年(1901)49歲的張謇親自擬寫《請建趙亭稟牘》(《張謇全集》)上報獲準,于正月11日筑基,2月22日上梁建造趙亭,4月13日張謇親題碑文:“無錫先生彭淵,官海門訓導時,余從之游,提撕獎假,唯恐不至,三年未收學費一文,海門能文之士,亦多游其門下,比與周彥升、沈仲瑜諸 集議,建亭于學舍之后,畫像刻石,以志遺愛”并題寫對聯一幅:“人通利則思其師,幾席三年,只落何堪高第列;公魂魄猶樂茲土,衙齋咫尺,風流敢告后賢知”(《張謇全集》)可惜該亭于日偽時期被毀。日前從海門市張謇研究會獲知該市已經決定修復“趙亭”,以緬懷趙菊泉先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54684號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
北京pk计划破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