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謇與王個簃
2011-11-10作者:jry 點擊:2509
 

張謇是清末狀元、馳名海內外的教育家、實業家和社會政冶活動家;而王個簃則是吳昌碩晚年的入室弟子、吳門藝術殿堂的擴建者、我國著名的書詩畫印藝術教育家。當張謇奔馳江淮間,在興教育、辦實業取得輝煌成就名滿天下的時侯,王個簃還是在“通中”執教的青年(20多歲)教師。由于在《張謇全集》和其它日記文稿中至今未發現與王個簃交往的記載,因此,人們無法了解張王之間的故事。倒是王個簃在他晚年的懷念中揭示了張謇對他人生轉折產生重大影響的一段史實。

  王個簃出生于海門三星鎮,離張謇出生地常樂相距不過二三十里,但認識張謇還是從認識其書法開始的。當年,張謇身為清末狀元,曾為南通縣衙門題寫了一幅“疇昔是州今是縣,江淮之逶海之濱。”的對聯懸掛于大堂,雄渾蒼勁的字跡給正吸吮著書法藝術營養的王個簃留下深刻印象,他以純樸的鄉情,尊稱張謇為張嗇公,在他眼里,張謇是一位具有遠大目光的大實業家,更是一位大書法家,他的字鐵劃銀鉤,力能扛鼎。當王個簃離開海門來到南通讀書、研習書法篆刻以及后來參加工作后,就有更多的機會看到嗇公的墨跡了,每次看到,他總要仔細揣摩。心里總想,能不能有機會見到嗇公并當面請教呢?當時南通有位號稱首富的商人徐貫恂,廣交友,頗風雅,經商之余也喜歡吟詩作賦,因此也成了王個簃的詩友,并經常出入他家做詩吟詞,彼此可以說是過從甚密了。在一個金桂飄香的日子里,徐貫恂邀請王個簃用午膳,王個簃如約前往,到后來才知道,原來徐公是宴請張嗇公的,而且無其他陪客,就他一個敬陪末座了。

  這是王個簃第一次見到張嗇公。能與狀元公對坐共酌,王個簃不免有點受寵若驚。他正襟危坐,言談舉箸惟恐失禮。而狀元公卻談笑自然,十分親和,兩人涉及的話題都是詩書畫印,嗇公對吳昌碩的藝術非常了解,他說:“聽說你喜歡畫畫、刻印、做詩,這很好嘛。”王個簃說:“您的字厚重得很,我向您請教。”張謇說:“我的字普普通通。你看過吳昌碩先生的《一山樓》匾額嗎?真是好得很。你看,一字只一筆,山字筆劃也不多,而樓字的筆劃這么多,這三個字難寫呀,我看,別人是寫不好的,只有像吳昌碩先生這樣的大家才能寫得如此結構嚴謹,揮灑自如,完美無缺,真不愧是大家風范。”昌碩先生為南通名士劉一山書寫的“一山樓”橫額王個簃也看到過,他的看法是“氣勢非凡”。此時此刻又聽到張謇極高的評解,內心更為敬佩。嗇公接著說:“我也聽說你刻的印章吳昌碩先生也評過了,真不簡單,我希望你跟昌碩先生學下去,你應該走這條路,這條路是對的。”此時,己在南通師從李苦李先生(吳昌碩早期入室弟子)醉心于缶廬藝術,并已萌動了辭去優厚的教職赴滬追隨昌碩先生學藝的思想,但沉重的家庭負擔也使他舉棋不定。張謇的諄諄善誘的教導給了王個簃巨大鞭策,增強了他赴滬學藝的信心與決心。不久,在苦李先生的引薦下,王個簃終于堅定地來到上海,入室吳門,拜昌碩老人為師,遨游于藝海。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向上
CopyRight © 張謇紀念館 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54684號 您是本站第   位訪客 Flash首頁
北京pk计划破解版